铁甲工程机械网> 工程机械资讯 > 行业 > 奋战武汉“小汤山”,有些事只有一线工程机械人知道

奋战武汉“小汤山”,有些事只有一线工程机械人知道

【铁甲网 原创】2月2日,备受关注的火神山医院建设施工暂告一段落,后续将移交军方管理。就在这一天,铁甲网采访了多名在现场施工人员。

博客来_[官网首页]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,有些是因为封城而被迫留在武汉的外地人;也有不顾个人安危和家人劝阻的武汉90后义工,还有一晚上紧急征集50台设备的施工单位,更多是想报名参与医院施工的普通机手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,叫工程机械人。
我们尝试从他们的视角还原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战斗中,发生在这些工程机械人身上的点点滴滴。
 

01>>
讲述者:铁甲论坛甲友葛超
1月29日入场雷神山

2月3日,葛超刚结束前一天的晚班,下午四点才起床,在准备晚上七点的间隙,他接受了铁甲网采访。2月4日中午他拿到了工地的退场计划通知书,随后是长达14天的自我隔离。


图:葛超在雷神山施工现场

博客来_[官网首页]我是1月29日到达雷神山医院工地现场,我们本地的建筑包工头跟中建三局有合作,通过他们的介绍进场的。由于进场时间比较晚了,本来是想开挖机的,那边人手够了,就分配到了扎钢筋的活儿。我们实行三班倒工作制,其实每天工作6个小时,第一天来就安排了通宵。


图:葛超和队友在日夜兼程赶进度

单身一个人住 去的时候就跟父母说了一声

博客来_[官网首页]在武汉疫情爆发的大环境下,工地的安全措施非常到位,每天量体温,超过37摄氏度就会被隔离,工地上出现过,但是自己的包工队没有异常。

图:工地上的夜宵

图:工地上的正餐

要说工地上有什么困难,那就是吃饭难,因为现场施工的人员太多,吃饭要排很长的队,一次下来没有半个小时是吃不到嘴的。另外就是,我家在武汉最北边,靠近王家镇,所以这次吃住在工地,当时时间比较紧,换洗衣服都没有带,到2月3日,我已经进场6天了,浑身不舒服。

图:2月4日接到刚接到工地退场计划书

作为武汉人,我们认为注意自我防范,出门戴口罩,讲究卫生,疫情并没有那么可怕。博客来_[官网首页]可能是因为一直在农村的关系,在来工地之前,自己在家里隔离,农村的蔬菜粮食没有武汉城区紧张。博客来_[官网首页]我现在单身,一个人住,没有跟父母一起住,当时来的时候就跟他们说了一下。
博客来_[官网首页]刚接到工地的回程通知,可能一两天就结束回家了。


02>>
讲述者:因封城滞留武汉的郑成
1月23日 在武汉值班

1月22日,公司搞完了年会,我留下来负责撤场,原以为关掉办公室的灯就可以回安徽老家了。哪知道1月23日武汉封城,我们成了最后镇守武汉的公司代表,过年也回不了家,只能在武汉值班。


图:雷神山工地一角

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需要紧急施工,很多设备在一个月前就停工了,大家都准备回家过年。接到这个紧急任务,我们在开工前赶紧把设备检修一下,这样才能保证高强度施工下,设备不掉链子。
火神山医院2月2日已经挂牌,移交军方接管。医院建好了,当地的村里面给我们这些施工人员或者义工打电话,让我们施工完以后不要回家。我们肯定是要回家的,也要自我隔离一阵子。听到这句话,我还是有点心酸。
我在武汉租房,小区的门卫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——我们之间要保持距离,但我相信一切会过去的!
我虽然留守武汉,身体状态没问题,现在就每天量体温。在没有发生这个事情之前,我一年回家的次数也不多,逢年过节会回家看看。今年却不能回家,家里的小孩也经常打电话来,询问什么时候回家。我家里两个孩子,一个10岁,一个刚刚3岁。博客来_[官网首页]过年回不了家,挺想他们的。


03>>
讲述者:主机厂商驻武汉代表孙主任
1月23日 在武汉值班

身边的朋友知道我们留守武汉,通过各种形式给我们捐赠口罩、消毒液等紧缺物资,我的车有通行证,可以自由通行。所以,一些社会捐赠物资我们也帮忙会送到社区和医院。


图:帮竞品运送配件修挖机的工程机械人

同样是因为交通管制,在现场施工的挖机需要的备件、缺失的东西很难及时供上。上一次送货成功还是因为,我们公司有人在火神山当义工,他的车有公安局颁发的交通通行证,才把我们自己的客户和日立的客户缺的配件送过去。

十几天红火之后的寂静

两个医院的施工现场有300台设备,这些参与施工的设备基本上涉及到每个品牌。我们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力量,贡献了我们自己该贡献的力量。目前,受疫情影响,不管是我们自己家的客户,还是说是其他品牌的客户,目前都处于停工、或者是没有事情做的状态。对于工程机械行业来说,这个打击是挺大的。我们也是考虑这方面,公司也在想办法跟总部那边沟通,然后考虑客户的一些难处。
通过跟我们的客户沟通,他们现在也担心,在武汉市这个疫情的重灾区什么时候可以开工,挖机一定要在工地上才能够体现出自己的价值。疫情带来的停工波及面真的是很大,可能说我们十几天的热火朝天,过了之后,真的可能面临更长时间的停工,开不了工的这样状态,日子会挺难熬的。


04>>
讲述者:施工方设备组织者李堂
1月23日入场火神山施工


图:为火神山连夜组织设备的李堂

我叫李堂,除夕夜一夜之间组织了50台设备,当时大家都在过年,挖机驾驶员没有那么充裕,自己、儿子、亲戚都上手了,人才凑齐。后续几天施工,最大的难度也是加班加点的司机比较少,在1月27号前后,我这边还缺5、6个司机,但是由于通行证太难办,很多司机进不来。

视频:李堂介绍火神山施工情况

在铁甲网采访我的当天,国家总理来我们工地督阵指挥,平常我们都觉得自己就是工地上的农民工,但是那一天,我们施工人员特别激动,对克服困难更加有信心了。
还有一点,我组织设备进来都是有报酬的,但是在武汉肺炎的非常时期,又重叠了中国农历新年,人员并不是很容易叫齐,难度还是挺大的。

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,我曾经在1月28日的时候接到过中字头的电话,让我再准备10台设备,20名可以加班加点的驾驶员待命。

 

05>>
讲述者:武钢下属矿山挖机机主胡新
1月25日 入场雷神山医院

图:正在雷神山施工的大挖

我是1月25日接到命令到雷神山施工,负责打破碎,1月29号撤出场地。
当时最困难的吃饭,吃饭人太多了,排列需要等很久。我们都是集中吃饭,这时候很怕被传染。所以我们很多工友自己带干粮。

天时地利人和的雷神山

雷神山医院是在原来停车场的基础上施工,比火神山施工工序少一些,至少节约了3~5天时间。施工位置在军运村3号停车场,长1500米左右,300米。雷神山医院医务人员住的地方全部都已经建好了,现在建设的是隔离区和病房。
我的设备在现场负责破碎路面,开挖埋污水和雨水的管路,还有挖医用的化粪池。跟平常施工的工序都是一样,无非就是卡进度,一台挖机派10个人在埋管子,平时不会有这么多人。一开始进场驾驶员没有那么多,自己开,连续48小时在车上,就趁吃饭休息了7、8个小时


图:雷神山排队吃饭被很多现场工人吐槽

在我看来,雷神山医院占了天时地利人和,我们大部分施工人员是从附近的矿山调来的,而且施工需要的材料矿上也能提供。医院位置处于武汉南部,相比蔡甸区,交通更便利些,不像火神山那边管制的那么严。还有我家就在江夏区黄家湖附近,离工地5、6公里,进出工地也便利些。

有点杯水车薪的无力感

我以前参与过2016年的抗洪抢险,抗洪抢险你是可以通过工程施工控制至少99%,但是这个肺炎疫情不一样,它属于传染病,毕竟有好多人没有病床、住院难,我们施工的时候多少有点杯水车薪的无力感。


图:超越很多人想象的施工进度

后续武汉不会再建设更多的“小汤山”医院,我听说政府已经打算通过征用那种酒店、山庄和农家院。计划把那些没有确诊疑似病人安置过去,等他确诊了之后再转到医院去,把更多的床位留给确诊的病人。现在的问题是疑似病例和确诊的病人都挤在一个医院里,感染的几率更高。
其实我们是宝武武钢资源集团乌龙泉矿业有限公司派过去的,当时过去了18台设备,没有想过报酬,先去干活,以后的再说。当时的话,我感觉就是说希望尽快把这个工程抢完,可以尽快回家,其他的事情都没考虑那么多。


06>>
讲述者:火神山义工魏巍
1月28日 入场火神山医院

图:自愿报名去火神山当义工的魏巍

我是大年初四5:30从家里出发的,因为我有车辆通行证,帮同村的朋友送物料到火神山施工现场去。别人说我去当义工是受什么触动,其实不是,我大学学的土木工程,毕业之后也是搞工程的,就想自己能够为火神山建设出一份力而已。

我最开始去的时候,也想到过等工程结束后要隔离,所以我只告诉了家人,他们也是特别担心,但我坚持要去,所以我也感谢我的家人。

曾一天一夜没吃上饭

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都是流水线作业,我的工作就是在吊车把活动板房的板吊起来之后,用螺栓把它装起来。因为这个工地是从无到有的,工序一个都不能少,平场地、到混凝土、安装板房、走水走电,安装电器,它都是一步一步的流水作业来做的。一般都是两三天就做完撤场,然后进入下一个工序。

图:临时搭建的供施工人员休息的板房

在整个参与施工的过程中,我们个人遇到的都是小困难。我们几千个工人辛苦一下,相互理解一下,也都可以挺得过去。

印象深刻的一次困难是吃饭。初五那天我做夜班12个小时,因为车子要限流,下班之后从施工项目部走走3公里左右,到住的活动板房那边睡觉。当天中午就没有怎么吃饭,下午17:30又从那边过来,结果那天的晚饭没有安排好,我们一起的工人就一整天没有吃饭,大家没说啥,晚上继续干活。 

几十秒的冲突被放大了

我感觉其实最难的是中建三局,他们需要组织、协调整个工地。由于施工现场的有限空间聚集了大量的设备,想要统一步调非常难,所以效率是一个大问题。

图:魏巍正参与雷神山活动板房的搭建

在高强度的施工高压之下,每一个人都想把自己所做的工作做好,都认为自己的事情很重要。干活的时间又长,大家情绪积压了很久,压力都很大,所以就会有一点言语上面的冲突。

晚上天气也比较冷,板房都是铁皮的,然后一到半夜凌晨的时候,上面都会有水珠结成霜,工人在上面走一不注意就会摔倒。有时候夜班要上12个小时的班,凌晨三四点钟寒气过来了,真的没有地方可以躲。

其实看什么东西都可以看,都没有任何问题,就像我们刚才说的那两个事例一样,火神山工地冲突也好,主持人戴口罩播新闻也好,需要大家换位思考,你不在现场,你可能理解不了他们的工作环境是什么样的,但是你如果做过,你可以对他们感同身受。

武汉本地人心态如何?

据我所知,在我们村子,大家都还是很乐观的、很冷静的,基本上路上都已经看不到村民在走动,特别安静。大家更害怕的是,其他人见到武汉人,就会觉得在武汉人身上可能潜藏着疑似病毒。 

现在每家每户基本上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状况。其实我倒是不怎么害怕,这只是众多疾病当中的一种,等这个事情过了,我们生活也会归于平常的。 

我有一个朋友,孩子刚刚出生就呼吸不了,一直在医院里面治疗。父母是非常难熬的。所以今后,即使我知道我身边有这样的人,他们出现了这样的疾病,不管好了还是没好,我能做的就是用我的行动去关爱他们,而不是因为他们有这个疾病,然后去害怕跟他们接触。

图:身在农村的人还有喘息的空间

因为我几个非常好的朋友,大家群里面也就是几个人,大家会发一些文章在群里面,前面几天都还好,然后这几天,突然一个朋友就在里面发脾气了,他说你不要再发这些信息了……

我现在反而更关注的是在武汉市区的朋友,他们在那个狭窄、比较封闭的空间里面一待就几百个小时,他们就接受不了这种信息。你说我们还可以去稻田那边,在家里从一楼走到二楼,还可以锻炼一下身体,他们已经不允许这样去做了……


07>>
讲述者:武汉挖机机主董国桥
1月23日 3台设备入场火神山医院

我叫董国桥,是一名武汉人,经营着一家施工公司,从2019年开始陆续买了6台小挖。一个星期前,从汉阳市政的朋友得知武汉要建火神山医院急需设备,我的3台挖机迅速进入了火神山医院的施工一线,从医院开工到完工这段时间,6台设备一直在施工一线待命。
当时自己挖掘机就在武汉市里,离施工地也不是很远,由于当时进出很难,进场是由汉阳市政全程负责的,拖车都有专门的通行证,他们负责转运到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。

照顾好司机就行

由于当时武汉已经封城,虽然我自己没能赶赴前线,但用另一种方式将挖机带到了一线奋战。因为挖掘机的钥匙年前我自己带回老家,武汉封城后,很难将钥匙送到挖掘机旁。后来我了解到,代理商得知挖机要去施工一线,就近将钥匙送到挖掘机所在地,保证了挖机顺利进场工作。

图:施工一线仍然还在忙碌的工程机械人

当时情况紧急,并没有详谈钱不钱的,作为武汉的市民就算没有报酬也要上,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,正好挖机就在武汉当地,当时我就一个想法,挖机挣不挣不无所谓,就是把司机的工资和吃住照顾好就行,就算不给台班费也没事,尽绵薄之力是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他们都关心你飞得高不高,我们关心你累不累。我们向依然奋战在火神山、雷神山的一线建设者致敬!向所有无私付出的勇士致敬!你们辛苦了!

相关文章
我要评论
表情
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微信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